•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 2018-12-06
  • 默认冷灰
    24号文字
    方正启体

    贵州省十一选五走势图:第254章 -冤家路窄

    作者:飞猴在天 最后更新:2018-12-04 20:02
        眨眼的功夫,两条人命就这么没了,给刚才在旁边仗义出手的小伙惊得目瞪口呆,到现在他也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
        开始以为抓小偷呢,这么一看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        郑屠见牛二给撞死了,他再找牛二也没用了。

        旁边有人一提醒,说是这小伙把郑父给撂倒的。

        郑屠气呼呼的奔着小伙就来了。

        小伙一看,知道大事不妙,三十六计,就跑这招最好用,没啥说的,他是转身就跑??!

        郑屠看小伙跑了,心中更加的笃定,此事定然和小伙有关系,直接就追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小伙在前边跑,郑屠在后边追,跑出去能有一公里多,小伙没影了。

        郑屠也实在跑不动了,没办法只好又回来安慰他娘。

        娘俩是抱头痛哭,哭得死去活来。

        等缓过劲来,郑母心里一想,买卖是做不成了,郑父也不在了,好在家里开饭馆赚了些钱,算是有点积蓄,以后娘俩只能另谋生路了。

        郑母斟酌之后就带着郑屠离开了西川,告别了伤心地。

        期间辗转数次,娘俩最后选择在南州落了脚,并在集贸市场做起了生意。

        开始郑母以卖菜为生,勉强糊口度日,虽然赚不了大钱,但是也饿不死,再加上之前的积蓄,郑母含辛茹苦才把郑屠给拉扯大。

        郑屠长大以后,也在市场里混饭吃,跟人捣腾点小买卖赚钱。

        但他的心里总是会想起他爹被砍死的场景,一想到这些,不禁是又气又恨。

        后来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,他也干起了肉铺生意。

        想起往事,他没事就在案板上乱剁,一会是想到牛二,“duangduang”的剁,一会又想到莽撞小伙,“duangduangduang”的剁,才能略消心疼之恨。

        他总这么闹腾,那生意能好得了吗?

        客人过来一看,老板拿着菜刀在那暗暗发狠,还敢买肉吗?人早给吓跑了。

        时间一长,肉铺生意也萧条了,郑屠也快赶上当年牛二那光景了。

        老太太一看,心里难受,背地里一个人偷偷抹眼泪。

        当着郑屠的面,则想办法尽力开导:“儿??!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娘都放下了,你怎么就放不下呢?再说,那牛二早已经死了,你又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?”

        老太太这么反复劝说,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。

        郑屠渐渐地也不闹腾了,开始好好做生意,肉铺的买卖也就好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今天一大早,市场的很多人把门一关都跑去白鹭园看热闹了,市场里一下子显得冷冷清清。

        郑屠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,还以为检查卫生的来了呢。

        后来一打听,才知道白鹭园里有人比武。

        郑屠看市场也没什么生意,索性干脆把门一关,也跟着跑来凑凑热闹。

        开始擂台上有人飞来飞去,上蹿下跳的,可以说是精彩纷呈。

        郑屠在下边看着也高兴,时不时的也跟着吼两嗓子。

        心想要是自己能有这样的功夫就好了,当初也不至于吃牛二的亏,更不会让莽撞小伙给跑了。

        但看着看着,郑屠忽觉不对,台上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呢?

        郑屠又仔细一瞧,猛地想起来了,台上这人不就是当初那个莽撞小伙吗!

        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,但是人的模样没有太大变化,只是比当初上了点岁数。

        练武之人精气神也足,显着也年轻。

        听人一报名号,姓边名雷,来自西川,那没跑了,就是他了。

        郑屠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立刻就冲上了台。

        那么说莽撞小伙是不是边雷呢?

        莽撞小伙还真就是边雷,郑屠确实没看错。

        边雷那会也是年轻,学了几招功夫,没事就爱上街溜达,想着能有见义勇为的机会,也确实做了几件好人好事。

        但谁知遇见郑父这次,他判断失误了,间接的造成了惨剧的发生。

        事后,边雷也是后悔不叠,但是已经没机会弥补了。

        他后来想着能偷摸的帮帮郑屠娘俩,但是一打听,人已经离开西川了。

        边雷也是无可奈何,时间一长,这件事情就被逐渐的淡忘了。

        今天郑屠突然冲上台来,边雷一直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。

        见郑屠气势汹汹的模样,更是一头雾水。

        郑屠是不由分说,冲过来搂头就打,边雷在没搞清楚状况之前,也不敢冒然出手,只能左右躲闪。

        当初的教训,他还是记下了。

        郑屠毕竟不会功夫,只是凭着蛮力胡打。

        俩人没走几个照面,就让边雷给制住了。

        边雷也看出来这郑屠就是一个莽汉,并没有真功夫,所以只是将他擒住,并没有伤他。

        “莽汉,你为什么要和我动手?”

        边雷虽然心中也有些火气,但还是耐着性子想问清楚。

        “边雷,你不是人!你打死我爹,害的我和我娘背井离乡,要不是你,我们家也不能过成这样”

        郑屠被边雷给按住,心里更加的憋火,但是他又拿边雷没招,只能在地上胡喊乱骂。

        郑屠这么一喊叫,台上看热闹的都听明白了,原来这个莽汉和边雷有杀父之仇??!

        合着边雷这么不是东西呢!

        很多人就在台下对着边雷指指点点,人群里还有不少市场过来的人和郑屠相识。

        自己人当然向着自己人了,见郑屠被边雷按倒,他们虽不能上台帮忙,但也在台下帮着一起骂边雷不是东西。

        两边武馆的人,开始也没弄清楚怎么回事,但是听了郑屠的话,再加上台底下这么多人一吵吵,大家也猜出来个七七八八。

        边雷在台上也渐渐的明白过来了,他再看看郑屠的模样,是一点认不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郑屠当时年龄还小,再加上现在胡子拉碴的不修边幅,和当初已经完全不同。

        不过郑屠说的话,边雷听懂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郑家那个小孩?”边雷犹豫了一下,才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边雷,有本事你就打死老子,老子变成厉鬼也和你没完!你不是个人!”郑屠又是一阵咆哮。

        边雷心里也确认了,看来这个莽汉就是当初那小孩了。

        遇到这种情况,边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,他心里也一直藏有愧疚,觉得对不起郑家娘俩和死去的郑父。

        本来人家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,自己这么一闹,反而帮了倒忙。

        但现在郑屠已经失去了理智,根本不会听他解释,如果他现在放开郑屠,少不了又得上来和他玩命。

        怎么办好呢?

        边雷正犹豫的时候,从楼梯口又上来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边雷转头一看,上来的是一个老太太。

        老太太头发已经白了大半,看着没有六十,也差不太多。

        边雷一眼就认出来了,上来的是郑母。

        别看边雷没认出郑屠来,但是郑母的样子与过去却没太大不同。

        毕竟那会郑母已经快四十的人了,现在除了年老一些外,其他没有太多变化。

        (本章完)
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   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

  •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 2018-12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