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 2018-12-06
  • 默认冷灰
    24号文字
    方正启体

    福彩3d开奖结果:第452章 第四五二 乱攀亲戚

    作者:最后一把 最后更新:2018-12-17 09:30
        “哦?”

        林文饶有兴趣地看着上官景瑜,总觉得这家伙有些熟悉。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本来是想借这些剑仙之手来帮他报仇,可是却发现这个林文厉害得离谱,杀剑仙犹如屠狗,怪不得当年爷爷一直叫自己不要报仇。

        还有丛林外的那帮曾经目睹过林文出手的家伙,也难怪宁愿惹剑滔天不快,也不敢进来。

        现在剑滔天被他杀了,其他剑仙估计也难逃一死,上官景瑜不想死,所以吞了口口水,开口说道:“你不能杀我,仙剑界的狱帝是我叔叔?!?

        “哦?”

        林文微微有些意外,这个凡人是摩柯的侄子?

        其他剑仙也是惊讶得很,狱帝在人间还有亲人?怎么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?

        他们还以为这家伙是为了保命才这么说的,毕竟狱帝大名,威震仙剑界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实力更是通天彻地。

        如果是狱帝的亲人,或许这家伙看在狱帝的面子上,还真有可能会饶过一命。

        人才啊,这凡人小子,亏他想得出来。

        他们都觉得上官景瑜的办法好,却都不认为他说的是真的。

        一来当年上官烈阳收养摩柯的事没多少人知道。而且只养了三年,摩柯就飞升去了。二来上官家族也没有对此事有过多的提起,加上这么多年过去了,别说是外人,就连上官家族里的人,也没有几个知道这件事的。

        这时,一个凡人剑士反应也是极快,马上接着上官景瑜的话叫道:“我也是狱帝的侄子?!?

        啥?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听言一愣,这家伙明明是陈家的人,怎么可能是狱帝的侄子。

        其他人也是微微愣了一下,旋即反应过来,又有人叫道:“前辈,前辈,实不相瞒,我是狱帝的私生子,还请你高抬贵手,饶我一命?!?

        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也说道:“狱帝是我的舅舅,我是他得亲外甥?!?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狱帝在外面养的情人,本来不想让人知道的,怕有损狱帝威名,可是现在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还请高抬贵手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愿意伺候前辈,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,我已经解锁上千种技能了,一定会让前辈心满意足?!?

        这回开口的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剑仙,媚眼如丝,说话间不断朝林文放电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也是狱帝的亲人?!?

        “我是狱帝的孙子?!?

        “我是他的男宠?!?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这些人为了活命,纷纷亮明自己和狱帝的关系。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整个人都懵逼了,他们也太不知羞耻了吧,怎么可以这样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不要胡说!”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实在忍不住了,即使这些人当中有强大的剑仙,也是提声大喝,让他们闭嘴。

        可马上就有人怼他了,“小子,胡说的人是你才对,你一个凡人,和狱帝差了十万八千里,怎么可能是狱帝的侄子?!?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道:“我真的是他侄子?!?

        那人道:“那我也真的是他的私生子?!?

        靠!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气得就差骂娘了,还是第一次见识这么不要脸的剑仙。

        “刚才剑滔天也说了,狱帝的真名叫上官狱,而我叫上官景瑜。他是我上官家的人,乃我爷爷上官烈阳当年收养的义子,自然就是我叔叔?!?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忍着怒火,将自己和狱帝的关系向大家解释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可还是有人怼他,冷笑道:“呵!你以为和狱帝同姓,就能和他攀上亲戚了?”

    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,上官景瑜认识他,而且也记得这老头刚才的话,不由指着他怒道:“刘老头,你瞧你的年纪,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狱帝的外甥,不觉得脸红吗?”

        刘老头道:“你是他侄子,为何我就不能是他外甥?”

        “你无耻!”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大怒,要不是顾及到头顶有金光剑顶着,他已经冲过去跟他大打出手了。

        他本来是想借着狱帝亲侄之名,让林文放他一马?可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以为自己是在撒谎,而且还跟狱帝乱攀关系,什么外甥、私生子、情人、孙子,甚至男宠都出来了。你们当人家傻吗?怎么可能会相信。

  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被他们这么一闹,林文肯定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身份了。

        可恶!

        就在上官景瑜以为林文会因为他们而不相信自己的话,却见林文看向他问道:“你是上官烈阳的孙子?”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道:“不错,当年爷爷与你大战一场,不幸落败。虽然我是他孙子,但这是你们上一代的恩怨,与我无关。至于我的父母,说实话,我也没有多大的仇恨。因为我已经调查清楚了,当年是他们咎由自取。至于我刚才的话,我并没有骗你。狱帝本名上官狱,这名字还是我爷爷给他取的,虽然年龄与我相近,但确实是我叔叔?!?

        林文道:“如果你真的是上官家的人,我相信你的话?!?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听言一喜,连忙道:“既然你相信,那是否能看在狱帝的情分上,饶我一命?我可以答应你,我会飞升仙剑界,去跟我叔叔说,让他不要再跟龙族大战,也会让他与你冰释前嫌,化干戈为玉帛?!?

        “呵呵?!?

        林文轻轻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以为林文被自己说动了,又继续道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现在就去找他?!?

        说完,转身就想离开此地。

        可是他头顶的金光剑却是饶到他面前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回头疑惑道:“你这是何意?”

        林文道:“其实杀不杀你们,对我来说并不重要,当年我没杀你爷爷,也是觉得无所谓。因为你们在我眼里就跟蝼蚁没什么分别。放过一只蝼蚁或者一群蝼蚁,也就是我心情好还是不好的问题??赡愀詹诺没?,让我不得不杀了你?!?

        上官景瑜惊声道:“我哪里说错了!”

        林文道:“你错就错在,不该跟那人攀亲戚?!?

        说着,又扫向在场的其他人,冷冷道:“刚刚抢着跟他攀亲戚的,一个也别想活?!?

        声音冰冷,杀机毕露。

        (本章完)
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   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

  • 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指导改革发展实践 2018-12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