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学习时刻·经济实说①】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胡鞍钢:伟大的发展实践产生伟大的思想 2019-04-23
  • 推进58个重点项目 杭州加快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 2019-04-23
  • 四价流感疫苗获批上市 2019-04-20
  • 一语惊坛(5月7日):宏志展翅挫愈奋,青春闪耀益人寰。 2019-04-20
  • 海淀区第16届樱桃文化节暨四季青镇第22届樱桃节开幕 2019-04-18
  • 马上背!十九大报告中的四个“新” 2019-04-15
  • 郑州电商大讲堂昨开讲 共话电商精准扶贫 2019-04-14
  • 天津举办改善营商环境专题讲座 2019-04-09
  • 张晓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09
  • 西南民族大学校领导班子调整 杨敏任党委书记 2019-04-09
  • 池莉:她构建了一座叫“生活”的城 2019-04-09
  • 中共十八大以来藏语新词术语发布 2019-04-06
  • 活体剖腹、肢解碎尸…便宜了800万的凶宅,你敢买吗 2019-04-03
  • 你总是不怕风大扇了舌头。另外,你的帖子我仍然是根本就没看,我对你的这类帖子不感兴趣,因为这没有什么用处,只会挑起无谓的争论。因为你是在预测遥远的未来,遥远的未来 2019-04-03
  • 广州租房市场进入淡季 区域热点板块成交不减 2019-03-30
  • 默认冷灰
    24号文字
    方正启体

    贵州快3历史开奖:第635章 下手为强

    作者:万世机甲 最后更新:2019-04-24 10:06
        吴彭领军到北铃骑大本营,整个大本营营帐全是烧毁满地狼藉,鼻子里吸入的全是焦味,营地一角南境士兵围看三十名北铃骑俘虏,吴彭策马在营地转得一圈没有看见什么红花粉,想着是不是让大火烧没了?如真是这样那可太好。

        想是想吴彭没有心存侥幸,让士兵搜索看看有没有盛装东西的容器,士兵搜索半个时辰什么都没发现,没发现只能问人,吴彭策马到俘虏旁,俘虏见得吴彭过来心中大是害怕,害怕吴彭弑杀成性屠杀俘虏,吴彭倒也不是那样的人,只是有话要问态度总是要摆一摆。

        吴彭眼中闪现凶光,将俘虏一个一个打量,俘虏们有些害怕的就低下头,不敢和吴彭视线对视,有些则是与吴彭对视,吴彭故意压低嗓子,装作凶狠样子道“这营地是谁负责的?”

        北铃骑士兵没一人说话,吴彭冷笑“不说,全都杀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是!”南境士兵语气铿锵有力,四名士兵持着长枪,眼见就要朝人捅去,里面有一人为得活命只能叫道“别动手!方将军离营前,让石副官负责营地安全”

        这话一出,其他人则是目露狠色盯着说话这人,这人故意不看其他人,视线和吴彭对视,因为他能不能活命,全看吴彭给不给他机会。

        “石副官?”吴彭在问这人“谁是石副官?”

        这人把北铃骑二人推开,人一开看见一人躺在地上,这人身受重伤头上还包着绷带,吴彭招来人皱眉道“他就是石副官?”

        那人道“是”

        吴彭道“叫医官过来”

        “是”一名南境士兵领命下去传人,没过一会医官肩上吊着药箱就过来,吴彭指着石副官道“去看看”

        见有人来看石副官,北铃骑士兵纷纷自愿让路,医官看得片刻,吴彭问“人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医官查看过后,来吴彭马下禀告“这人情况很严重,眼珠里全是血”

        吴彭下得马来低声在医官耳旁问一句“还能不能说话?”

        医官叹息摇摇头“这人现在已经没有神志,但是。?!?

        “但是什么?”吴彭道“赶紧说!”

        医官道“如我施针与他,人可以醒,但是人在也活不成”

        一个敌军将领活不活吴彭岂能关心道“那就施针就是”

        如果在北铃骑士兵面前施针让人致死,这些北铃骑士兵多半情绪会有波动,吴彭故意扬声道“来呀,将石副官抬走让医官救治,其他人等押回浦口”

        一辆马车停在一棵百年大橡树下,橡树树冠如伞大展,吴彭医官和三名士兵就在树荫中,石副官就躺着马车后厢板上。

        吴彭瞅一眼医官道“你还等什么施针吧”

        医官显得犹豫,显得良心大为不安道“我行医心志是为救人,不是杀人”

        吴彭不想和医官废话道“你是医官想必也知道红花粉用处?”

        医官一想起红花粉药性,战战兢兢道“知。知道呀,这红花粉剧毒无比”

        吴彭在道“知道就好,我告诉你,敌军现在手中就有红花粉,数量还不少如果不问出去向,他们在浦口投毒,到时候浦口死的百姓全记你头上!”

        医官大是惶恐,哪里能承受得住如此后果,忙道“施,我施针就是”

        医官将医箱打开取出针带摊开,针带里有粗细不一的银针,医官取出细针在手,显得畏缩看着吴彭道“总之这样不对,这是在草菅人命”

        吴彭心硬如铁道“你怕什么,恶是我做的,到时候去到阎王爷面前,说是我让你做就是,这样你心里能好过一点了?”

        吴彭这样硬口气安慰,怎么能让医官心里舒服,起针在石副官头顶下针,医馆嘴中喃喃叹息道“不管是谁,应该有活下去的机会”

        吴彭道“你不是说此人没救了?”

        医官在下第二针道“我是说他情况严重,不是没救”

        吴彭简短在道“尽快把人弄醒”

        医官下得第三针叹口气道“等会人就醒”

        下完针医官也没事要做,垂头在一旁站立,吴彭眼睛视线始终在盯着石副官,希望他能尽快醒来,医官这时看吴彭一眼叹道“能不能告诉我,你是怎么下这样的决定,随便让一个人去死?”

        吴彭脸上没有丝毫内疚道“很简单,如他不死,死的就是浦口百姓”

        医官静静看着躺在车板石副管,语声显得苍凉道“我们虽然不认识他,但他也是有家人的,出征在外,回不去家人该是有多伤心”

        吴彭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,只是一定要如此铁石心肠,这医官说的话总是处处给他心里增加负担,吴彭喝道“住口!你在多话给我滚回浦口!”

        医官道“我不能回去,还有那么多将士要我医治”

        秦春先前还在和全弘济商量谁能替代樊勇,这还没过二日,李锦只能先下手为强,李锦也是猜到秦春会有怎么样的应对措施,涂元忠这时带着二人面见秦春。

        涂元忠神色严肃道“秦将军跟我们走一趟吧”

        秦春是坐在案台喝茶,这时眼珠往上微微一抬,冷冷凝视涂元忠道“走?走哪里去”

        涂元忠面无表情看人答复“李将军要见你”

        秦春没有动,不动是因为涂元忠给他的态度不对,这架子完全是找茬,只不过李锦有请不去那是不行,秦春一口将茶饮尽,茶杯重重扣在案台上,发出凌厉响声,这样的响声入涂元忠耳朵,对此不为所动。

        秦春起身道“走吧”

        见得秦春过来,李锦一句废话也没说,似乎觉得多和他说一句话都觉得厌烦,李锦直接道“你被任为边关总军,马上动身到边关上任,提防西陲动向”

        秦春一笑“李锦调不调我,你说了不算”

        李锦直勾勾盯着秦春道“这事太子已经同意,军令马上下达,不想去?你这是想违抗太子喻令?”

        郭允还没当南王,只能下达喻令,只不过这喻令和旨令那是没有两样,李锦是范弘心腹,郭允一向听范弘的话,喻令既然马上就要送来,那就是没有反悔余地,秦春脸色显得非常臭厉声道“李锦!你为什么要调我去边关!”

        李锦沉沉看人道“你知道是为了什么”

        秦春装傻道“我不知道是为什么!”

        李锦狠狠一笑“不知道?好,那我告诉你,你违反军令,陈化开战前我是怎么和你说的,让你按兵不动防护平阳,你是怎么做的?私下领兵出城前往陈化,而且还善自将南营战马调出,你这是想干什么?还好这次陈化大胜,要不然樊勇需要战马时调不出来,你就是让陈化失城罪人!”

        秦春不服厉声道“我这么做也是想帮樊勇一把,南营那些都是步兵,我带来的皆是南境上好骑手。?!?

        李锦不想在听秦春多加解释道“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,回去收拾吧”

        秦春咬着牙根道“不,我现在不能走,你需要我对不对,宁王军是败,但是陈朗和方墨现在动向不明”

        秦春起身缓缓走到秦春身边叹口气道“如果你还记得的话,我们曾经是好兄弟,在战场上如果说在谁身边最放心,这个人只有你,我们是一起在战场上拼过来的,但是当你做上高职你就变了,变得野心很大,也不顾忌兄弟情义,这么跟你说吧,我要的不光是能冲锋陷阵的将士,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能信他”

        “只要我能信他,就能将重任托付,现在我已经不信任你,我说得很明白了?”

        秦春一脸不服气瞪着李锦,看这架势那是不想赴任,李锦招招手,涂元忠这时入内,李锦道“陪同秦将军。哦。不是,陪秦总军回去收拾行李,如秦总军执意不去,立马撤去军职”

        秦春冷眼看一眼涂元忠在对李锦冷笑“你不可能让我永远留在边关,总有一天我会回来”

        李锦背着过身道“一路顺风”

        慕雪行见过陶宗元后没有在陶府多做逗留,刚要出门见得陶海如过来,陶海如纳罕问“怎么你要走?在多住几日也没关系”

        慕雪行对陶海如态度和以前已经不一样,脸上挂着温笑道“还有很多事要忙”

        陶海如听得慕雪行这么说,也不打算在留人,友好笑道“知道你能耐大,什么事都离不开你,好了,我也不留你,但如想吃好吃的就来找我,在建康城里好吃的地方,不止云兮楼”

        慕雪行满目温色笑道“有空一定找你,不把你吃穷是不会罢休”

        陶海如痛快哈哈大笑道“我等着你把我吃穷,你现在要去哪里?”

        慕雪行道“去浦口”

        陶海如道“那这样,我派马车送你过去,这你不能拒绝”

        慕雪行只能接受陶海如好意“那就多谢”

        马车将慕雪行送到浦口,见得许明山,慕雪行立即问起方墨的事“成功了吗?”

        许明山道“方墨大本营是拿下,只是方墨不在”

        慕雪行顺话就问“那他是在连宁?”

        许明山不是很肯定道“我也不清楚,上次见他领三千骑兵出去,还没看见他回来”

        慕雪行奇道“这么说方墨现在失踪了?”
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   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

  • 【学习时刻·经济实说①】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胡鞍钢:伟大的发展实践产生伟大的思想 2019-04-23
  • 推进58个重点项目 杭州加快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 2019-04-23
  • 四价流感疫苗获批上市 2019-04-20
  • 一语惊坛(5月7日):宏志展翅挫愈奋,青春闪耀益人寰。 2019-04-20
  • 海淀区第16届樱桃文化节暨四季青镇第22届樱桃节开幕 2019-04-18
  • 马上背!十九大报告中的四个“新” 2019-04-15
  • 郑州电商大讲堂昨开讲 共话电商精准扶贫 2019-04-14
  • 天津举办改善营商环境专题讲座 2019-04-09
  • 张晓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09
  • 西南民族大学校领导班子调整 杨敏任党委书记 2019-04-09
  • 池莉:她构建了一座叫“生活”的城 2019-04-09
  • 中共十八大以来藏语新词术语发布 2019-04-06
  • 活体剖腹、肢解碎尸…便宜了800万的凶宅,你敢买吗 2019-04-03
  • 你总是不怕风大扇了舌头。另外,你的帖子我仍然是根本就没看,我对你的这类帖子不感兴趣,因为这没有什么用处,只会挑起无谓的争论。因为你是在预测遥远的未来,遥远的未来 2019-04-03
  • 广州租房市场进入淡季 区域热点板块成交不减 2019-03-30